未分类

丝瓜视频app官方在线下载

玉兰思抱着头,觉得十分烦躁。

明明那么努力的修炼到了炼气期三层,结果现在还必须要修炼到筑基期才行。

月金轮:努力?你确定?

好在她原本已经将目标定在了筑基期,毕竟还要回去看老娘。

所以好不容易偷懒的心思,也褪去了。

不行,还是要快点修炼,这样就能快点回去看老娘了。

所以一晚上玉兰思都是在入定当中度过,刚开始的时候修炼“经验值”还是很容易的。

一晚上她就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有了进步。

所以早上就奖励了自己吃一顿大餐。

之前在膳堂打包的食物还没有吃完,所以专门端了几盘出来。

刚吃了饭,贞宁就过来了。

玉兰思:……

绝世美人纯白大片清纯唯美

刚吃完的雪妖肉都不香了,好想拥有男神那么细的腰。

贞宁微笑着拱手:“打扰师妹了。”

“师兄如此好学,倒让我有些惭愧了。”比起人家的真·爱学习,自己这个有目的性的爱学习,确实很惭愧。

可是没办法,经历了一次三年模拟五年高考之后,玉兰思就失去了奋斗的劲了。

尤其是进入社会之后,被工作折磨得对生活都失去活力了。

其实刚来到这里的时候,玉兰思是无比庆幸的,因为在这里重担子都在男人身上。

不需要赚钱养家,更不需要每天被公司折磨。

还不需要担心找对象的事情。

扯远了扯远了,带着贞宁回到自己的院子,直接就在外面的凉亭开始教学。

玉兰思原本想要教一教拼音啥的。

可是贞宁强悍又nb的记忆力实在是让她震撼。

往往只需要讲一遍,人家就记住了。

甚至还能够因此联想到其他的意思。

(°ー°〃)

玉兰思:……被学霸打击到自闭。

不过一上午,人家都能够写小作文了。

而自己,学修仙界的文字,也仅仅是能够认字,想要熟练的写出来,都得翻玉简。

本来教贞宁师兄的时候,还有一种迷之优越感。

现在,只想躲在角落画圈圈。

“请师妹看看我这篇文章如何。”贞宁写好了之后,便将纸张递到了玉兰思的面前。

玉兰思看着纸上工工整整的汉字。

我输了(o__)?

你看这字,它又工整又好看,简直就是用电脑打出来的。

“师兄可真是厉害。”

服了服了,谁能想到有人居然能够用半天的时间就学会一门文字。

等到贞宁学的差不多了,时间已经到了中午。

小雪都在外面徘徊了差不多四五趟了。

“小姐,饭菜好了,现在要吃吗?”最后还是玉兰思对她招招手。

她才小心翼翼的走过来,看都不敢看贞宁。

“师兄要一起吃午饭吗?”玉兰思十分客气的问道。

实际上她很清楚,贞宁师兄是元婴修士,自然是不需要吃饭的了。

也就是作为一个主人客气的那么一说,毕竟咱中华儿女都是好客的人。

“好啊。”

玉兰思:……

修仙界的人都不懂什么叫客气吗?

贞宁将水杯放下,抿着嘴看着玉兰思,嘴角忽而微微挽起,长长的睫毛在眼睑打出一排好看的阴影。

尤其是见她一副有些讶异的样子,这才说道:“逗你呢,不早了,我就不打扰师妹了。”

“啊,师兄要走啊。”

说着就赶紧站起来,表情微微有些雀跃。

贞宁:……

“师妹修炼有什么不懂的,可以来傲来峰找我。”贞宁也不好在雷环峰待太久,毕竟两人的关系到底还不太熟悉。

等贞宁走了,玉兰思才松口气。

虽然说男生好看是好看,但除了在教他认字之外,玉兰思其实和贞宁相处还是会觉得有些尴尬的。

总担心自己一些猥琐的想法会被贞宁师兄知道。

这多不好意思啊。

就在玉兰思准备去吃饭的时候,突然感觉到雷环峰今日的雷系灵力比以往都要活跃很多。

“小雪,雷环峰的物资够用吗?可能要下雨了。”

“小姐放心,够用的。”小雪点点头,一边回应,一边也看了看天空。

虽然暂时看不出来什么样,但天色是有些阴沉沉的。

雷环峰本就是内峰中最高的,往往都是处于云层之上,若是真的要下雨打雷,怕是只能躲在房间里面不敢出来了。

慢吞吞的吃了东西,玉兰思打了个哈欠。

等到出了房门之后,发现雷环峰上空已经慢慢汇聚了一团乌云。

赶紧往回跑,免得待会又被雷劈了可咋整。

好不容易长出了一头飘逸的长发,可不能再被打回原形了。

“我发现一个问题。”就在玉兰思准备躺床上的时候,月金轮突然缓缓悬浮起来,和玉兰思面对面。

一副很认真想要交谈的样子。

“放。”玉兰思淡淡的说道。

而后干脆利落的往床上一坐。

吃饱了能坐下可真舒坦,要是能够躺着……

“我听说修仙者都恨不得天天打坐修炼,为什么你一点都不着急。”这几天月金轮跟着玉兰思来来去去,也算是勉强有些摸清楚了她的规律。

总觉得自己找的主人和别的修仙者不一样。

对修炼咋就这么不上心呢。

这么不上心怎么去帮它找大哥,怎么带它上天?

所以忍不住隐晦的想要提醒一下。

“这你就不懂了吧,修炼也需要劳逸结合的。你看看那些刻苦修炼的,有几个最后是飞升了的?”玉兰思一本正经的开始胡说八道。

毕竟即便是说了,月金轮也不一定知道。

它性格虽然是有些小傲娇,但特好忽悠。

果然,听到玉兰思这么说,月金轮细细的品了品,貌似有点道理。

“可是也没见你怎么努力啊。”

玉兰思没好气的白了它一眼:“那天才和平凡的人能一样?”

月金轮:(lll¬¬)这倒也是,不然它也不会认主。

就是冲着对方雷系灵根属性才主动契约的。

但即便如此,月金轮心里依旧觉得怪怪的。

该不会是因为自己传承记忆不完整,所以骗自己的吧。

玉兰思没听到它回应,觉得有些好笑:“你放心,我读书多,不会骗你的。”

“你看看贞宁师兄人家就没怎么修炼,不也是成了元婴修士了?”

玉兰思:o(〃'▽'〃)o康康我真诚的大眼睛。

或许是她的目光过于真诚,月金轮信了。

所以又缓缓地恢复成一个挂饰的大小,被玉兰思取下来放到了枕头边。

不过在变小之前,还是不死心的说了句:“那你快点修炼到元婴期。”

能不能找回部的传承神通可就指望你了。

玉兰思:……当元婴是大白菜吗?是谁说元婴是垃圾来着?

月金轮:不是我,我没有,别瞎说。

望了望窗外越来越阴沉的天气,明明还是下午,却像是到了傍晚一样。

心里也叹了口气,虽然刚刚确实是在忽悠月金轮,但她也知道想要回去看老娘,不努力修炼肯定是不行的。

只是没想到自己会被自己的灵物催着修炼。

莫名有一种前世被催婚的赶脚是肿么肥事。

罢了——

趁着今日雷系灵力活跃,或许有大收获,这才有些不太情愿的修炼了起来。

主动和被主动总归是不一样的。

其实她也感觉在这种天气修炼的话,可能会事半功倍一些。

回来的时候也在心里纠结是修炼呢,还是睡午觉。

最终还是因为月金轮的话,天平往旁边扒拉了点。

没想到这么一修炼直接就到了第二天中午才睁开眼睛。

唔,是被饿的。

但她没想到不过是修炼了一晚上,也就一闭眼一睁眼的事儿,自己就已经踏入了炼气期四成。

勉强可以被称为炼气期中期。

入门还不到半年炼气期四成,若非雷环峰除了小雪这个凡人没有别人。

玉兰思可真像叉腰大喊:还有谁——

可惜没有让她可以装逼的人,叹了口气,慢吞吞的站起身揉了揉有点发麻的双腿。

简单的给自己施了个清尘术,玉兰思打开房门走出去,望着外面的艳阳天。

忍不住感叹: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!